这么贵重的东西也随意送,礼物是可以送,不是有很多东西可以代替吗?干嘛非得送这个有着特殊意义的镯子?

她是真的很爱伯蒂,有点恋爱脑的那种崇拜与仰慕。

女孩儿收下了镯子,凯瑟琳还起身帮她戴在了手上,大家又聊了会儿,她才把这对年轻人送到了门口。

佳凝和庭云与她告别,“王妃留步,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望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,朱莉终于憋不住了。

她压低声音略带几分着急地说道,“王妃,镯子明明不是买的,是您母亲在您出嫁时送给您的,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以转赠她人呢?”

“因为她比较重要。”这是凯瑟琳的回答,“她也不缺钱,能买到的东西送着没意思,我把我最珍贵的东西送给她,这是我对她的重视。”

“……”朱莉无言以对,“可她都不知道!”

“总有一天她会知道,她也识货的。”

“……”朱莉真的想不明白,王妃的地位明明很稳了,为什么还要讨好一个刚认回来的公主?

可是凯瑟琳看出来了,三个孩子在伯蒂心里的份量,要数安妮最重。

王室里不仅只有凯瑟琳讨好安妮,这就两天,安妮收到了各种各样的礼物,她都记不清送礼物的人谁是谁,反正都是王室的人。

次日清晨。

穆佳凝起床后在院子里做有氧运动,城堡前的院子很大,郁郁葱葱的树木有着几百年的树龄。

美丽的晨曦透过树叶缝隙掉落下来,斑驳在她身上。

四周虫鸣鸟叫的,空气里裹挟着泥土的芬芳。

她一个无意间转身,看见了朱莉朝这边走来,而且只有朱莉一个人,佳凝迎上她视线,察觉到对方是过来找她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