获取第1次

获取第2次

获取第3次

“睡睡!”殷念立刻走了过去,抬手拍拍他的脸颊,“我是谁?”

元辛碎被她两个巴掌轻轻一拍差点拍的从石台上飞出去,无奈道:“念念,我又犯病了?”

这个犯病是什么意思,两人自然是心知肚明的。

“控不住吗?”

元辛碎点头坐起,捂着额头紧皱眉头道:“也不知是怎么了,一瞬就失控了。”

殷念心沉了沉,未知的东西更容易让人焦灼不安。

“我……”殷念看了一眼身后的安帝,说,“咱们万域的仇敌,我如今勉强知道幕后的大势力之二了,一个是沐家,一个是凤家。”

殷念徐徐道来,“不知道除了这两个家族之外,还有没有人在针对咱们,但时间太短了,我也只能弄清楚这么多。”

殷念将那边一眼望去都数不清的强者数量,以及他们言语之中对万域的鄙夷,都详细的说了一遍。

众人的神情随着殷念说的越详细,便越发狰狞。

那些人,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怎样的姿态来看待他们的?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,他们到底收割了多少人的性命,他们甚至都不知道,甚至万域内部互相蚕食内战长达数千年。一秒记住

那些人怕是看着他们这般傻乎乎的丑态,牙都要笑掉了吧?

可当大家听见那请愿的女人长了八张嘴,而那请愿的少年则是被殷念狠狠抽了一巴掌时,都齐声大呼‘痛快’!

殷念隐去了那莫名其妙的姻缘线,免得元辛碎分心,本来他为了压制暗纹就已经肉眼可见的日益憔悴了。

那沐家少年与她之间到底有什么账。

她会自己清算的。

“我不清楚他们知不知道更改请愿的人是我,但是那些人确实就是害咱们万域几度崩溃的元凶了。”

“咱们的时间绝对不能再这般浪费下去,一定要从现在开始就准备起来!”

“我怀疑这魁怪与他们也有极大的关系。”

“这根须是已经确定是他们弄的鬼没错了。”

殷念一条条的分析给众人听,“我就是通过那红须才得以将自己的一缕精神力偷偷渡到那头,红须是那边的东西,可想而知需要一个媒介,这媒介也定不是什么都可以的,我这次是误打误撞,但也证明这根须般的东西就是他们用来残害吸食我们万域的。”

“魁怪来历成谜,魁隙又自成空间,很难不让我联想到那沐凤两家所在之地,亦是有异曲同工之妙,这两个大概也是有脱不开的关系。”

“且当年魔族为何会被惨灭,说不定不止是当时我们万域强盛到要失去控制,说不定,也是因为他们发现了什么。”

这一步步,一盘盘的棋。

包括轮回树苏醒,远古大域接连复苏。

都有那位‘先知’留下的痕迹。

而且她的古书可还未完全显现,也不知道那帮都死透了的老头子到底有什么不能叫她知道的,半遮半掩。

殷念深吸了一口气,手指揣摩了一下自己的古书,书灵拍拍她的手指示意她别着急。

“如今当务之急,是立刻练兵,他们不会放过我们,我们太弱了。”

“这些是这段时间根宝做出的种子。”

殷念抬手,出现了一堆小山般的种子。

天龙域主他们简直就要抱着殷念大哭几声:“姑奶奶,你终于记起咱们还需要这些东西啦?”

天龙域主死命的揉着出不来眼泪的眼角,“你要用什么东西来换?”

谁知之前怎么都不愿意松口的殷念却说:“不用。”

众人一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