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着赵铮的话,太康宏达脸色顿时一变。

这是要动摇北蛮大军的军心!

急忙怒喝出声。

“赵铮,你莫要小觑我北蛮将士!”

“我北蛮,决不投降!”

“你不过是怕了我们北蛮大军。”

“这等下三滥的手段,你还想对我北蛮大军施展?”

用投降不杀,来逼迫大军投降?

他已经看出来了,这赵铮分明也在担忧北蛮大军作困兽之斗!

然而。

赵铮却是不在意一笑。

“本王要杀的,是你太康宏达,以及唐乾图那些南越贼人。”

“与这些北蛮将士何干?”

“你求死也就罢了,还想要拖着北蛮大军跟你一同送死?”

北蛮大军的军心,当真不可动摇吗?

他要做的,不仅是斩杀唐乾图和太康宏达。

还要就此收服这些北蛮大军。

留着这些人马,他还有别的用处!

而另一旁,唐乾图打量了一眼四周的北蛮大军。

也能看的出来。

这些北蛮兵士分明都有些迟疑!

求生,本就是人的本能!

尤其是眼下,北蛮大军拼杀到最后,也只有死路一条!

想到这,又急忙高呼。

“赵铮,就算是这些将士们归降你北盛,又能如何?”

“待之后,我大越与北蛮,大举进攻你北盛之时。”

“你北盛所有阻拦的人,都得死!”

“收服了他们,也不过是想要让这些北蛮将士,沦为炮灰罢了!”

话罢,又急忙向太康宏达递了个眼色。

这等关键时候,最是不能犹豫!

必须得一鼓作气,杀到最后!

太康宏达点了点头,当即振臂高喝。

“我北蛮,绝无贪生怕死之辈!”

“与你南盛,更是世仇!”

“众将士听令!”

“诛杀赵铮!”

说着,已是高举起长剑,带着身边的心腹,策马向前方杀去!

只要乱战一开始。

这赵铮,无论如何也动摇不了军心了!

见此。

四周的北蛮大军也难以再犹豫,只好紧跟着太康宏达继续向前方冲杀而去。

轰隆隆!

两军再度陷入了混战。

整个东岛王宫外,早已是一片惨烈景象。

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!

秦牧手持长剑,凑到赵铮身边,皱眉提醒。

“殿下,那老东岛王他们,并没有要参与最后决战的意思!”

“只怕,他们仍旧还在打着别的心思!

赵铮缓缓点了点头。

老东岛王的心思,他当然知晓。

无非是他如今在东岛的声势,已经超出了老东岛王的想象!

不过。

“既然老东岛王想要看一看,我们此战的成效!”

“那就让他擦亮眼睛,好好看个清楚!”

“李乘风听令!”

“去把拓跋雄浑给本王带过来!”

听到此,李乘风当即应声。

带着一众兵士,立即向北原营帐一方赶去。

拓跋雄浑?

可秦牧却不由一怔。

眼下正在交战,带拓跋雄浑来做什么?

赵铮没有过多解释,只是在看着两军拼杀。

很快,李乘风便带着拓跋雄浑一行人赶了过来。

孛儿只斤和刘锦贵分别护卫在拓跋雄浑身前,惊疑不定地打量着赵铮。

这种时候,由不得他们不警惕!

拓跋雄浑骑乘着马匹,赶到赵铮面前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