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安驾着马车,等苏翎和李杏儿、李桃儿三人到了赵将军府时,大门上已经刮了白绫。

门口也燃放了不少的鞭炮。

李桃儿姐妹先下了马车,然后扶苏翎下了马车。

“赵安……”苏翎喊了一声,赵安心中明白,便是上了马车,将半道在炮竹店铺买的鞭炮抬出来。

这时候,有家丁打扮模样的人过来帮忙,又是见礼,看马车的豪华程度,衣着不凡,气质出众,便问道:“贵人是?”

赵安道:“是是皇太孙殿下的夫人。”

家丁是箫正府里的,赵将军出了事情,家里就刘雪雁和一个丫鬟在,所有萧府的下人全都过来帮忙了。

家丁惊讶的哦了一声,又行礼,苏翎道:“不必多礼了,有劳你们了。”

“没没没……”家丁万想不到,堂堂的皇太孙的女人,竟这样和蔼。

苏翎往赵将军府走,心下也忐忑,不知道她前来,刘雪雁会不会气的发病?

李杏儿前面探路,李桃儿则扶着苏翎。

三人前后走着,身后,赵安和那家丁已经点燃了鞭炮,震耳欲聋的声音,持续了许久……

走进去,经过前院,远远的就看到刘雪雁、箫正和鸣翠跪在正堂前。

还是箫正回头看到了苏翎,他提醒刘雪雁道:“苏翎来了。”

因怕刘雪雁看到苏翎激动,或者说出口无遮拦的话来,箫**:“你爹都不在了,今日让他安心去吧。”

刘雪雁低垂着眸子,她是听见了的,可是她不知道此刻以什么心情去看待苏翎的到来。

但箫正说的对,她想让爹安安心心的离开这个糟心的世界。

她没说什么话,却也没有让开让苏翎前去祭奠。

鸣翠拉了一下刘雪雁,见她不让,便知道刘雪雁是不满意苏翎前来的。

“夫人……”李桃儿轻轻的喊了一声苏翎,这还怎么祭奠啊?

刘雪雁虽任性惯了,可刘五郎如今都没了,这般情况,她没说话,想必也不会赶走她。

到底她也是喊了刘五郎爹的。

虽刘五郎相对而言向着刘雪雁,但对她也不是很差,想起刘五郎,就想起苏大牛和王元花,她这个世界的爹娘……

他们都没了。

她深呼吸一口气,上去简易的灵堂,拿了香烛纸钱,跪在刚才箫正跪着的位置。

“爹,儿媳苏翎ji

gbai。”

她烧了纸,染了香烛,跪拜三下,插在灵前的印盒里。

这时,做法事的和尚来了,箫正已经去接待,忙里忙外,苏翎也算舒了一口气。

夫君在朝堂,若不是箫正忙前忙后,就是她和刘雪雁这个哭红了双眼的哭包,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把刘五郎身后事处理妥当。

苏翎看向鸣翠,“你家小姐吃过早饭了吗?”

鸣翠摇头,“未曾。”

她看着刘雪雁,眼睛红红的,虽不说感同身受,但鸣翠已经和刘雪雁相处太久,也有几分共情的感受了。

苏翎说道:“去给你家小姐弄点吃的吧。”

鸣翠看了看刘雪雁,刘雪雁说道:“我不想吃。”说罢,她看向苏翎,本来是想说,让她滚出去的。

开口却是说:“来者是客,你请随便吧。”

刘雪雁今日的声音嘶哑的,有气无力的,眼里也不见曾经那样憎恨她的神色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