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小妮知道这些绝不是空穴来风。

她在演艺圈也呆了许久,也听好多人提起过。

然而白无双从来就不相信这些传说,毕竟那些吸血鬼都是在电视中才会看到的。

“无双,我说的是真的,你没有看到之前的新闻吗?欧洲发现吸血鬼的尸体,前一段时间那个消息,可谓是名噪一时啊!”

郭小妮见白无双仍旧是不为所动,所以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。

其实也只是想让白无双小心为妙,毕竟有些事情还真是说不准。

“好了,郭小妮,你就放心吧,我会保护好自己,你尽快的把身边的事情处理好,我们欧洲见!”

对于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,白无双都不会相信。

剧组拍摄在罗马,今天也是白无双和傅司寒奔赴欧洲的日子。

早上明光慵懒的爬上了窗户,透过窗棂照到那一张大床上。

白无双艰难的睁开看了双眼,伸手摸了摸旁边的位置,并没有发现傅司寒的身影。

然而只听见此时床下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。

白无双双手拄着床坐了起来。

“司寒你在干什么呢?我还以为家中闹老鼠呢?”

毕竟这个声音却是打扰了她的美梦。

看着傅司寒在整理行李箱,白无双严重的起床气也已经差不多苏醒了一大半。

“染儿,我们今天晚上的飞机,我当然是在准备我们的行李。”

傅司寒抬起头,然后继续忙碌着手中的事情。

“收拾行李?司寒,你什么时候也干起了这样的事情?”

白无双面露不解,什么时候开始傅司寒竟然也会主动的收拾行李,这些不都是家中的佣人应该准备的吗?

“我的衣服随便收拾就好,你的东西我还是要亲自的收拾,毕竟他们有些人只把他们认为好看的衣服整理好,其实穿上一点都不舒服,还有最重要的是……”

傅司寒已经把每天需要服用的药都装好了,傅司寒知道如果是换成其他人或者白无双让其他人帮自己收拾行李,那么这些药她肯定会偷工减料。

所以傅司寒亲自动手。

白无双就知道傅司寒这样做肯定有自己的目的,他是个商人,无论做任何的事情都是有明确的目的。

“司寒,真的需要这么多吗?”

白无双看了一眼行李箱,这哪里是行李箱啊,分明就是药箱啊。

光是药就已经把塞得满满的了。

“染儿放心,喝完这些还有呢?我会让顾沛琛打包寄过来!”

傅司寒一张妖孽的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。

“晕!”现在白无双只想要一头撞死!

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可怜了,有木有,她都快成了一个药罐子了。

傅司寒还每天的监督她吃药,就算她想尽了一百种的办法,不想要吃药,傅司寒就会有一千种的方法来说服她。

白无双觉得她一双伶牙俐齿,在傅司寒这里得不到半点好处。

不过白无双暗自庆幸,幸亏傅司寒除了吃药这件事情之后,什么事情都会听从她的意见,否则,她真的觉得自己分身乏术。

白无双躺在床上,她是真的已经没有任何的心情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