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,天还灰蒙蒙的。

贺逸接了一个电话,立马坐起来了,他深不见底的黑眸,轻眯。

发现齐真的踪迹了。

姜若悦被他的动静吵醒,也坐了起来,见他已经开始穿戴了,这是要马上出去。

她看了一眼,外面的天色:“你这是要去哪?”

“你再睡会儿,我出去一趟。”贺逸系上皮带,把黑色皮外套套上。

等他把齐真解决了回来,再告诉她。

他已经不想让这个恶毒的女人,再多活一天了,决定用特别手段解决。

不要到时候,姜若悦病死了,齐真这个罪魁祸首,还在外面活跃,这是他绝对不能看到的。

姜若悦怔愣之间,贺逸已经火速下楼,开车离开了。

姜若悦赤脚跑到阳台看了一眼,只看到一个车屁股。

ps://m.vp.

他平日就不爱穿皮质的衣服,每次穿这个出去,她就感觉,他出去是有危险的事要做。

姜若悦抓住扶手,冰凉,立马缩回了手。

站了一会儿,她回到床上,再睡了一个小时。

昨晚,黑暗中,她刚有了睡意,鼻间就一凉,立马起来,捂住了鼻子,去了浴室,又流鼻血了。

等她在浴室处理完,轻手轻脚的出来,摸回了床上,一点睡意也没了。

一小时后,姜若悦起来,开始洗漱穿戴。

楼下,姜若悦昨晚说不让自己的孩子,认贺震天太爷爷的事儿,被一个佣人听到了,这个佣人一大早就拉着其他佣人嘀咕这事儿,一传十,十传百,就传到了贺震天的耳朵里了。

贺震天听了之后,在大厅就大怒。

“不认我做太爷爷,还不让我看?姜若悦,她还真是不知好歹。”

被贺震天抓住的佣人,看到楼梯上的姜若悦,局促的搅紧了手。

“岛主,我先下去忙了,我手上还有好多事没做。”

权叔瞪了佣人一眼。

“以后,要想在这做事,就好好做,管好自己的嘴,下去。”

站在楼梯上的姜若悦也明白了,昨天自己跟贺逸说的话,被人听到了,还传到了贺震天的耳朵里了,不过,她也不怕。

她下楼,先去看了外婆,再准备去外面的园子走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