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狱吗?

“呵。”

尤金斯。阎看着莫修锦渐渐走远的背影,唇角勾起一抹冷笑,语气不屑,“无知小儿,多少人想要来到这里重获新生都是一种奢望,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……”

他一手创建起来的这个帝国,只有凡人才会觉得这里是地狱,对于恶鬼来说,这里可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天堂呢……

而他尤金斯。阎的女儿,当然不能只做个凡人了。

不然,他干什么要允许乔雅生下她?

“莫修锦啊莫修锦,看来你离成为恶鬼,还远着呢啊。”

他千方百计把莫修锦带过来,可不是为了帮别人养孩子的,他要在最短时间内把莫修锦从里到外改造成最恶毒的魔鬼。

而目前,莫修锦的表现显然不能让他满意。

莫修锦也没想到他的劝说不止没能改变尤金斯。阎的想法,反而给他自己的生活带来了更严峻的灾难。

自那天以后,桀对他的训练就更加变太了。

以往的训练强度他应付得还凑合,戏演得也没穿帮,哪怕是桀和尤金斯。阎都没有太找他麻烦。

可现在因为这个小插曲,将他那些“人类”的情绪彻底暴露在了尤金斯。阎面前。

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,莫修锦不知道亲眼见证过多少次惨无人道的“实验”,那些足以让一个正常人当场昏倒的场面,他却不能退缩,不能露出一丝恐惧。

不然不止他,连赵顼和墨睿柠也会受到惩罚。

莫修锦当然不是在乎赵顼,可墨睿柠是他救回来的,他就有责任和义务照顾好他。

尤金斯。阎清楚的知道莫修锦这个软肋,每一次只要他犯错,就会惩罚墨睿柠。

这对莫修锦来说比自己受罚还难受。

慢慢的,他只能强迫自己一次次去适应桀那些训练。

有一次,“试验”现场实在太过残暴,莫修锦没忍住当场吐了出来。

当时桀只是看着他苍白的脸色挑了挑眉,微微笑了一下,什么都没说。

就在莫修锦以为桀放了他一马的时候,晚上回到房间,却看见墨睿柠一身是伤的躺在床上。

他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儿好皮,青青紫紫的,新伤加在旧伤上。

“谁干的!”

莫修锦咬牙问道,可其实问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就知道答案了。

除了那些人,还能有谁。

墨睿柠无力地躺在床上,他本来是想瞒着莫修锦的,可没想到今天他恰好回来的早了一点,他还没来得及装睡。

“阿锦哥,我没事的。”

他知道莫修锦对他好,也正因为这一丝好,他不想让自己成为莫修锦的累赘。

他勉强用力拽了拽衣服,想挡住胳膊上那些伤。

只是刚一动,就被莫修锦按住了。

莫修锦唇线紧抿成一条锋利的线,眼中冷光凛冽如刀,仿佛下一刻就要爆发,可他拽住墨睿柠的手却没怎么用力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