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分配?”

岳清河翻看了一下小本本。

字依旧难看,不过上面这些数字……

“对,夜王府的财产分成三份,一份留给夜王府使用,一分给小七,另一份分给都城的所有人。”

她凤无心是一个记得恩情的人。

北辰国都城的百姓们为她送来了万家灯火,这份情她一定要还。

“真要走?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岳清河没有拒绝,将小本本收了起来,目光重新落在北辰夜和凤无心夫妻二人的身上,问着他们何时归来,别特娘的一走五六年。

在过个五六年有没有他都不知道了。

“不知道,也许等孩子满周岁就回来。”

凤无心摇着头,她也没想到。

昨天他们两个只说了离开都城,将所有的事情都放下,做一对快快乐乐平平常常的夫妻俩。

“就这么走了,别人不说一声?”

“不是有您代劳么,羽儿他们知道了又要哭了。”

若是一一道别的话,她又舍不得离开了。

“夫人坐稳了,我们出发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马车缓缓启动,凤无心朝着岳清河挥手告别。

“夜王府就暂且交给老王爷了。”

“滚犊砸吧!”

一句骂街,岳清河亦是笑着挥手辞别。

两个人也该抛下一切过自己的生活了,就是不知道他这身子骨能不能熬到两个小混账带着他们的孩子回来。

马车离开了夜王府,离开了北辰国都城,路过郊外的时候停了下来。

在北辰夜的搀扶下,凤无心下了马车,走向两座坟。

“墨哥哥,你应该和我师父投胎去了吧,可千万别和我师父投生到一家,那个老登超级烦人超级墨迹的。”

凤无心将水果摆放在墓前,叨叨着她师父的种种恶习。

此时,一阵清风拂过,许是在回应着什么。

“墨哥哥,我走了,等我和相公回来的时候在看你。”

“夫人慢一些。”

“放心,我没那么矫情。”

凤无心费劲的爬上马车。

“相公,咱们去平安乡呗,听说那里山美水美,还能吃到各种各样的美食呢。”

“好。”

马车再一次启动,朝着北辰国边地的一个小村庄驶去。

…………

从都城到平安村儿正常路程半个月,碍于某女人怀着孕,并且打着走一路吃一路的旗号,愣是耗费了一个半月才到平安村儿。

“就这里,瞧瞧这小院儿,简直就是我的梦中情院。”

篱笆墙,大院子,等到了夏天,左边种菜,右边搭建一个小茶棚,小情调一下子就上来了。

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只有空荡荡的房子没有家具。

“一会咱们去置办一些家具,顺便买点柴米油盐回来。”

“好,夫人休息片刻,为夫先把屋子清扫清扫,扫完之后再去镇上。”

已经有六七个月身孕的凤无心穿着白色狐裘大氅,坐在软乎乎的垫子上,一边吃着热乎乎的包子一边看着北辰夜做家务。

“累了吧。”

明明是冬天,可看到北辰夜额头上渗出的汗水,某女人脑子里一下子蹦出来一句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