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听见范清遥的声音,吓得嬷嬷直接就将手里的银子仍在了地上。

等嬷嬷再是顺着门缝望去时,浑身的肥肉更是惊得一颤,忙打开后门走了出来,跪在地上行着大礼,“老奴给太子妃请安。”

今儿个太子妃可是在三皇子府邸里,闹腾了好大的动静。

就是现在府里的下人还都在传着这件事情,这嬷嬷就是想装作不认识都不可能。

太子妃三个字,犹如一颗炸雷炸响在了醉伶的耳边。

醉伶当然知道范清遥成了太子妃,更知道太子把她当成什么似的捧在手心里宠爱着,可有些事情听见是一回事,看见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所以在听见太子妃三个字的时候,醉伶是不想回头的。

因为只要看见了范清遥那张脸,她就会想起她被当初这对母女比到尘埃的事实!

范清遥倒是也不着急,就这么看着醉伶僵硬着身体杵在原地。

醉伶,“……”

刚巧这时,天空飘起了细细的雪花。

带着凉意的雪花落进醉伶的衣领里,冷得她浑身一抖,只能咬着牙回头笑着道,“我就说这声音这么耳熟呢,原来是清遥啊。”

范清遥打量着面前的醉伶,人还是那个人,但真的跟记忆之中的不大一样了。

上一世的醉伶,可谓是风光无限。

本就是个妖艳的底子,再加上整日精心的打扮,哪怕是人过中年也是风韵犹存的。

可是现下的范府不景气,再加上整日还有个素红在府里膈应着她,醉伶手中的银子连糊口都是勉强,又哪里还有闲钱打扮自己?

如今的醉伶素面朝天,夹杂着白发丝的头发只是挽成了一个简单的鬓,哪怕是为了来三皇子府邸特意穿上了体面的衣裳,却仍旧遮掩不住那脸上的细纹和沧桑。

醉伶见范清遥好半天都没有说话,偷偷抬了眼,就看见范清遥正打量着她。

不知是心虚还是自愧不如,醉伶局促地拉了拉自己的袖子,才是又撑起了一个虚伪的笑容,“前些日子你妹妹回来了,还特意给你送了帖子让你回来聚聚,可惜却是没能等到你,你妹妹为了此事郁郁寡欢了许久,就连今日坐上花轿的时候,都还一心想念着你这个姐姐。”

这话说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范清遥跟范雪凝的关系是要有多好呢。

范清遥当然知道,醉伶不会傻到在她的面前满口胡话。

但范清遥同样也不会忘记,三皇子府邸的嬷嬷可是还在这里跪着呢。

所以这话究竟是说给谁听的,根本就不言而喻。

子承父,女承母。

不得不说,范雪凝那假惺惺的样子,还真是得了醉伶的遗传。

曾经,醉伶就是用这样虚伪的嘴脸,在父亲的面前扮柔弱,装可怜,让她的母亲在范府度日如年,明明是个正妻却不得不主动退位让贤。

上一世,醉伶也是用着同样的手段,给她洗脑,让她成为了她们母女的垫脚石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